981888黄大仙救世报

www.hktm568.com神垕爱抽烟男人的绝活 ‖温均有

更新时间:2020-01-30

  人们都说,抽烟有百害而无一利。其实,香烟没有错,男人也没有错,错的是香烟和男人的相遇。

  仔细想来,抽烟确实有害健康。据说烟里含有尼古丁,危害健康。抽烟人懂得,抽烟易咳嗽,损伤身体。

  神垕钧瓷厂很多,工人抽烟的也很多。他们上班勤,肯卖力,每逢加班,就会风趣地说:“再挣几个吸烟钱。”吸烟人,好像为烟而活着。

  女人们不喜欢抽烟,却喜欢算男人们的抽烟账。污染了空气,弄脏了环境等等等等。想想也是,每天十来块烟钱,说不定一辈子抽的烟,够买一辆车呢。

  抽烟男人们说:“瞎子不点灯,也没见省个啥。”烟民们兜里不缺银子,因为随时要买烟。抽烟人看上去很阔绰。

  有一个神垕故事:女人劝男人戒烟,语气极其委婉,她不说抽烟太费钱,也不说抽烟太难闻,只说抽烟对肺不好,危害健康。谁知男人技高一筹:“抽烟伤肺我知道,但不抽烟伤我心啊!www.hktm568.com。仔细权衡,避重就轻,只能抽烟了!”

  看人们抽烟时如醉如痴,我心里泛起淡淡的忧伤,我曾是一个好烟民呢!公字烟,梅花烟,“一毛找”,金飞鱼,大前门,红艺烟,许昌烟,中原烟,红塔山……一个个熟悉的烟名,伴我度过多少难眠之夜啊。

  总是想,人人都有吸烟的权利,人人都有吸烟的理由。“饭后一支烟,赛如活神仙”,追求自己的幸福,没有不合适的。

  钧瓷厂里的烧窑人,很多都是大烟瘾,因为吸烟是熬夜治瞌睡的灵丹妙药。生活中,很多地方适合吸烟。累了困了,闲了愁了,吸上一袋烟,精神振奋。与人唠嗑,打牌下棋,抽上一支烟,气氛融洽……小小一支烟,妙处无言以表。

  听说毛主席他老人家,也喜欢抽烟呢。我们小烟民,不敢与伟人相比,但对烟的渴求,应该是一样的吧。

  人人知道抽烟有害健康,但以烟作礼品,由来已久。前些年,求人办事,我还常常带上几条好烟呢!现在烟民少了,香烟不再作为通用礼品。假如给烟民送礼送成烟,一定是事半功倍吧。

  烟不是补品,但我常用香烟,讨老人的欢心。我父亲也抽烟,属于没有烟瘾的那种。隔三差五,给他老人家买几盒,总是想,寂寞的时候,抽上几支,即使抽烟有害健康,又能危害到哪里呢?

  我老舅在世时,人家是名副其实的瘾君子。有人问他:“你咳嗽咋还抽烟呢?”他说,咳嗽是有痰,总是吐不出来。抽了烟就把痰咳出来了。每年春节去看他,少不了捎上一条烟。把烟留下时,老人总是高兴地说:“还是俺外甥理解我!”

  我抽烟的理由很简单,祖传的。我爷爷吸烟,父亲吸烟,轮到我不能断了烟火吧。再说,耳闻目染,学会抽烟也不是啥难事。

  我爷爷抽的是旱烟袋。他的烟袋油光发亮,玉石烟嘴,黄铜烟袋锅,一尺多长的烟管。爷爷装烟很熟练,把烟锅插入烟袋里,连看一眼都没有,三下五去二,就把烟锅装好。然后伸胳膊把烟点上,赶紧吸上几口,那样子很陶醉。

  比起爷爷,我父亲的烟瘾略小,但父亲卷烟水平更高些。他不仅会卷两头一样粗细的手工烟,还会拧一头粗一头细的“一头拧”。窗台上,常常放一把卷成的纸烟,父亲是一个勤奋的人。很多烟民,吸一根卷一根,烟没卷成,已迫不及待了。

  男人吸烟,好像是成熟的象征,所以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,烟民很多。我十几岁学会吸烟,看着资深的烟民,食指、中指熏得黑中泛黄,心生一种羡慕。

  一天,见舅父的手指熏得很黑,我问他吸多少烟才能熏黑。他微微一笑:“黑了不好看,洗还洗不掉呢!有时不注意,烟头朝下,一会儿就熏黑了。”我听了如获至宝,回家赶紧熏起来。

  后来,农村人日子渐好,人们吸烟,从商店里买,或从烟贩手里买假烟。买来的纸烟,烟条细,规格统一,烟里裹的是烟丝,都是成包的。虽然抽起来不够“过瘾”,但抽烟品位洋气了不少。

  吸烟多了,对烟的品质,我一摸便知。即使夜里有人给烟,用手指一捏,鼻子一闻,就知道工艺水平如何,大概多少钱一盒。那时,禹州顺店的假烟,在神垕农村很盛行,虽然便宜,但烟条特瓷,味道闻着刺鼻,即使包装一样,也很好辨认。

  好烟一定是软硬合适,既不是硬得吸不动,也不是松得吸一口空半截。若用鼻子闻一下,是那种烤烟型的味道,有悠长的香味,一定是入口、过喉、进肺都很绵软的好烟。

  我的老师侯书乾先生,性格耿直,一直是我的楷模,也是我吸烟的偶像。我抽了几十年的烟,一直没有超越他。他烟瘾很大,总是一根接着一根的吸。印象里,他嘴不离烟,走到他身边,就能闻到烟味。

  那时,纸烟还没有过滤嘴,他吸烟时,舍不得把烟头扔掉,总是与另一支烟对接起来。他先把烟头的一端捻细,再把整支烟的一端,用指甲掏空,最后对接起来,再把烟的一头在指甲上磕几下,使之融为一体。整个过程,在他讲课中不知不觉地完成。

  侯老师吸烟,总是趁着不讲话时狠狠吸上一口,然后一边讲课,一边从鼻孔里慢慢冒出烟来,有时说了几句话,鼻子还在冒烟。

  我有一位烟民朋友,烟技超群。蒙住眼睛,摸摸烟条和烟盒,闻闻烟味,就能判断出烟的品牌。他的烟圈秀,可谓一绝。他吸一口烟,能连续吐出三个烟圈,最后再吐一个小圈,从三个烟圈里钻过去。

  那天,我在钧瓷厂里见到一位拉坯师傅,他双手沾满泥浆,仍然吸烟不止。别人把烟点燃送给他,他含在嘴里一直到吸完。当烟熏着他的眼睛时,他用两唇蠕动,把烟从一个嘴角,挪到另一嘴角,魔术一般。

  神垕人说,“烟茶不分家”。抽烟人总是兜里装着烟,见人就让烟,这是抽烟人的礼仪。但神垕抽烟人有一习惯,敬男不敬女。因此,在流动人口较多的神垕,也闹出不少尴尬事儿。

  神垕很多地方,都有“无烟区”的牌子。抽烟的人们,渐行渐少,戒烟成了一种时尚。

  当然,戒烟的情况多种多样。有好不容易戒烟成功,依旧保持吸烟情结的;有戒烟容易,复吸也容易的;还有压根就不愿戒烟,振振有词的。他们认为戒烟太绝情,连烟都可以说戒就戒,还有什么友谊不能舍弃呢?

  我是被动戒烟的。记得戒烟的头天晚上,我特意买来一盒好烟,抽了很久,好像一种告别仪式。第二天,我又从超市买来五十块钱的炒豆,我希望能吃豆上瘾,忘掉抽烟。虽然吃的心里发热,嘴唇出泡,但我喜欢的仍旧是烟。

  有一天,见桌上一支烟,我下意识的捏起,塞入嘴里,习惯性的在兜里摸起打火机来。当摸遍口袋找不到时,我突然醒悟,不是兜里忘带打火机,是自己在戒烟啊。

  我捏着那支烟,在鼻子底下,闻了又闻,久久没有放下。那是一种扑鼻的味道,熟悉的味道,分外的亲切。那种美妙的感觉,欲把香烟填入嘴里,吃掉一般。

  那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买了好多烟,坐在僻静的地方,一支接一支地抽,像饥饿的人,得到面包一样。我抽啊抽,可怎么也不过瘾。

  原来,是一场美梦。梦醒来,真的想找盒香烟大抽一阵,管他三七二十一呢!可翻遍家里所有旮旯,也没有烟的影子。我无奈地躺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,眼睛有些湿润。

  抽烟的日子,离我越来越远,只是偶尔对烟有种向往。此时已是深夜,这篇写抽烟的故事,还没有写完,越来越感觉文思不畅,言之无物。我好想抽上一支烟,振作一下精神,不是这样疲劳,不是这样瞌睡。也许,那熟悉的烟味,会让我茅塞顿开,语如泉涌。

  忽然发现,吸烟并非一无是处;也忽然明白,吸烟的危害,原来藏在人们的需求里。